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一百零七章:意料之外的伤亡

发布时间:2020-02-14 14:01:40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一百零七章:意料之外的伤亡

仙一区,中央比武场,吵闹喧嚣声震耳欲聋,一进场就能感到滚滚而来的声波形成共振,浑身汗毛都炸立起来。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令人脸颊绯红,额心生汗。

这有清净法阵镇守,温度恒定怡人的地方,此时竟被百万观众的热情点燃,仿佛烈焰燃烧,令人情不自禁地融化在其中,跟随身边的人一起大声欢笑,呐喊。

哪怕比赛的人还根本没有上场,场上的气氛却已经热烈起来。

因为群仙大比并非凭票入场,好位置都是先到先得,所以很多人提前很久就赶来这里等待――反正对于习惯于闭关修行,寿命悠长的修士而言,等个三五天也不算什么。此时正赛即将开始,几天来的枯燥等待仿佛全都焕发了价值

吵闹了一个时辰,观众席上气氛只增不减,许多后来的人找不到座位,宁肯站着,后来站也站不下,场地又不允许御剑飘着,便只好各显神通。有的修为高些的,想用芥子须弥空间之术开辟洞府,结果刚一动手就被比武场内法阵弹出去了,悻悻而回。而有些机灵的倒是想出了办法――直接用变形术把自己变成苍蝇蚊子一类的东西,顿时觉得这场内空间真是广阔无比。

当然,这种雕虫小技虽然能解决问题,但着实有些上不得台面。大家身为修士,多是有头有脸的人,大部分人不太忍心对自己那么狠毒,只好望洋兴叹。

在人们各显神通的时候,终于,空荡荡的主席台上走来几个人。顿时引发无数人的关注。

那是万仙盟的高层领导,河图,枯琴,逐日,天轮……

风吟没有出席,因为待一会儿就要上场,没必要再去主席台溜一圈。除了四大门派掌门外,其余各高层紧随其后。而在这一批人中,王陆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以金丹境界,位列诸多真君修士之中,王陆真是当代九州大陆一朵奇葩,不过这奇葩人气奇高,出场以后,观众席上的欢呼声如巨浪海潮,比方才河图等人现身时还要大上几分。

王陆非常爽快地向群众们挥手致意,尤其目光在很多火热少女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然后见王舞马上就要走过来,便安心落座,看向场中目不斜视。

与此同时,场内也终于来了人,吸引了观众们的注意力。

正是本次比赛出场的几位化神巅峰,连正选带替补一共十人,风吟为首,缓步入场。

而就在观众们准备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入场,为他们鼓劲助威的时候,观众席上忽然炸响一片滚雷似的声音

“万仙盟仙法无边,一统三界”

“风吟真人所向无敌威镇寰宇”

“奉天将军神功齐天,战无不胜”

“铃音仙子神通广大,威震群仙”

这一声声呐喊,让比武场外百万观众齐齐变色:这特么都什么玩意儿?

从风吟真人一直到居于替补序列的白骨道长,每个人都有一句天雷滚滚的口号,光是小声念出来就能让人浑身汗毛颤抖,更何况被四面八方不止多少人齐声呐喊出来,简直是百爪挠心,浑身血液倒流。

而在众人生不如死的时候,那鼓劲儿的声音越发响亮,震得整个场地都微微颤抖,人心更是风雨飘零。片刻功夫,便开始有观众离席,先是一点点,随后山崩海啸,仿佛大坝崩溃,大批的观众屁滚尿流地逃出了观众席,倒是空出了不少位置。

而主席台上的诸多高人们也显得极不自然,彼此交流了一番后便将目光投向王陆,显然这是王陆的手笔。

王陆显得有些得意:“诸位长老意下如何?这是本次团战特聘的拉拉队,威力是不是很饱满很强劲有力?”

和王陆关系较为亲近的红袍老祖咳嗽一声,看了看瞬间就空了五分之一的观众席,问王陆:“这些奇葩都是你从哪儿找来的?”

王陆兴奋得说道:“有个叫星宿海的地方不知老祖你听过没?那边的修士虽然实力平平,但吹比真是一把好手我去的时候,当代掌门给我亲手表演了一番吹比破沧海华丽的一塌糊涂老祖要是需要,我可以⊥他们帮你也写一段。”

红袍老祖连连摆手:“千万不用,我这张老脸可丢不起。”

“太遗憾了,我已经让他们给河图真君、枯琴真君他们都备好了词了,”

旁边盛京仙门和军皇山的修士听了明显都有些不自在,好在掌门人城府够深,仍沉得住气。

而就在王陆和红袍老祖两人说着话的时候,星宿海的拉拉队员们终于开始偃旗息鼓。

因为对面的人也开始入场了,星宿海的人再能吹比,也不至于给对面吹,便纷纷坐回原位休息。

不过,还没等大家松口气,就见这帮星宿海修士们纷纷拿出各种咽喉保养的药丸,药瓶五颜六色煞是好看,片刻后又有一盆琼梨冰汤,色泽琥珀,香甜宜人。修士们一边吃药一边喝汤,惬意地开始保养嗓子。这些修士别无所长,唯独在这歪门邪道上登峰造极,此时为了给接下来的比赛养精蓄锐,他们展现出了极强的专业素质,除了汤药之外,又摆开清净无垢阵净化空气,搬出一盆妙露点花枝,洋溢起一片氤氲水雾。周围的人一闻到,就感觉喉咙一阵清澈冰凉,说不出的舒服。

星宿海在九州大陆属于偏远角落,此地的修士也时常被人当作土人来看。门派最强的也才元婴修为,还是属于元婴、4的弱小元婴,着实上不得台面。今天被王陆专程请来,在万众瞩目下大放光彩,这些修士是高度兴奋,摩拳擦掌,不时从喉咙中传出咕哝声,让坐得近的观众不由胆寒。

而没过多久,比赛正式开打,星宿海的修士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将方才的保养成果尽情展现

“风吟真人,霸气寰宇,纵横无敌”

为了这场比赛,万仙盟倾尽一切,所有人都知道胜算渺茫,所以一切能够增加胜算的,哪怕看起来荒谬不经,人们仍然会将其做到极致。

比如来自星宿海的拉拉队,比如在赛前由昆仑仙山贡献出的神秘小瓷瓶,比如阴阳宗提供的热情开朗的炉鼎团队,比如拥有龙族血统的西夷友人热情奉上的异域美食―根据王陆的说法,若是比赛输了就要吃异域美食吃到饱……

同时,万仙盟更做好了付出惨重牺牲的准备――尽管王陆已经提前和玄墨做过沟通,理论上不应当出现重大伤亡,但是战场上瞬息万变,谁能保证不出意外?所以开赛之初,在观众席上无数修士的眼睛就汇聚到赛场中,紧张地为场上的人祈福。

在人们的预想中,可能发生的无外乎以下几种情况:个体实力和团队配合全面落后的万仙盟队伍被地仙轻易碾压,王陆的作战计划也难以回天

。或者是在实力落后的情况下,修士们苦苦支撑,最终凭借某个出乎意料的点,在关键时刻一举翻盘,险之又险地取下胜利,再或者就是利用风吟真人的强横实力,不断游走,寻找机会挑动节奏,最终战而胜之。

但无论哪种可能,万仙盟面临的都将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局面,毕竟实力上的差距是明摆着的。

然而一个时辰之后,观众席上几乎鸦雀无声。人们难以置信地看着比武场内发生的一切,张口结舌,心中道道波澜起,那滋味却是难以言喻。

比武场内,五名修士脚踩星河剑阵,道道仙法如疾风骤雨,将对手压制在石林角落中动弹不得。对手五人仅剩下三人,彼此勉强结成三才阵,在狂攻之下左支右绌。

这样的局面,其实完美地符合了很多人最初的预期。一方因实力差距,被早早集火秒杀了一到二人,余下三人全力自保,苟延残喘,然后在坚持个盏茶工夫后再凄惨落败。

只是任谁也没料到,被压制在角落中的,并非是万仙盟的团队,而是上古地仙。

算仙、玄墨、白泽……被暴风骤雨般的法术死死压住,时不时还要应对风吟真人神出鬼没的星辰仙剑,场面苦不堪言。

而在他们三人身前不远处,摆着血肉屠和千幻童子一分为二的尸体。

尸体是真的尸体,人死不能复生的尸体。地仙纵有天大神通,终有一死,死后为尸,便是眼前这番景象。

血肉屠,千幻童子,这两人在地仙阵营中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千幻童子曾经和王舞一场大战,虽然落败,却展示出其幻术的惊人造诣。血肉屠与朱诗瑶一战,虽然被惊天一剑打得狼狈,却仍是险胜一招。这两人在地仙之中无疑属于强者,开赛前就算最乐观的人也不会预测这两人的阵亡。

但他们就是这么死了。开战后不到半个时辰,落单的血肉屠就被风吟偷袭得手,星辰仙剑绕过人皮围裙直取要害,钉住了血肉屠的元神,血肉屠重伤遁走,风吟心中一动,有心留手,但军皇山出身的奉天将军却毫不留情,一斧斩落,然后血肉屠就死得不能再死。

当时奉天将军发现血肉屠居然真的死成两截,并且无法复活的时候,还非常惊讶地用占满血污的手摸了摸脑袋:“这龟儿子咋这么不禁打?”

血肉屠死后,风吟真人如法炮制,又重创了千幻童子,这位幻术完美无瑕的地仙,不知为何竟在护身幻术大阵上露出破绽,同样是被钉住元神,然后奉天将军一记开天斧收工,最后对着两段尸体大惑不解:“他们是故意的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