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湖南衡山命案嫌犯43小时作案3起连杀6人

发布时间:2019-06-20 02:21:32

  来源:剥洋葱people(号:boyangcongpeople)

  原标题:湖南衡山连环命案:聂露勇的43小时杀人轨迹

  电影《追击者》剧照电影《追击者》剧照

  文 | 新京报 罗婷

  ?1月17日中午,聂露勇被抓获。

  围捕他的村民发现他时,聂露勇躺在长有半米深高草的坟地中,企图用一把军用匕首自杀。他上身赤裸,左右小腹都在流血,已经没有了抵抗能力。

  自1月15日下午4点至17日11点的43个小时里,27岁的聂露勇,作案3起,连杀6人,伤1人。

  聂露勇被抓获时画面。聂露勇被抓获时画面。

  店门镇一死一伤

  妹子,你去源添不?

  1月15日下午3点,衡山县店门镇钢材店门口,一辆摩托车停在了符林芝跟前。司机是个年轻人,穿红色棉袄,蓝色牛仔裤,戴灰色耳罩。

  18岁的大一学生符林芝刚刚放寒假,按照惯例,她从长沙坐火车,再转汽车,最后在钢材店门口坐摩的,回到位于茶园村的家。

  源添,是茶园村附近的一个村子。

  由于是陌生人,符林芝并不想上车。聂露勇安慰她,茶园村的人我都认识。她还是犹疑,准备抽回被聂露勇拿在手里的箱子。

  聂露勇又夺回箱子,你听我口音,我们是一个地方的,肯定没事咯。

  然而事情发生了。

  车只开了一公里,在应该拐弯的地方,聂露勇突然加速,直着往前,离开了岔道。

  赶快停下来,我不坐你的车了。 符林芝叫了起来,聂露勇按住她,她直接跳下来。

  符林芝往山上看,看到一个老人,爷爷,救我!

  这个人是64岁的罗学云,他准备砍些木头,把自己种的菜围起来。

  村民都叫他罗书记,多年前,他曾是师古乡的人大副主任,为人热心、厚道。

  听到呼叫声,他拿起手中的木棍,把正在爬坡的符林芝拉上来。

  看到前后爬上坡的两人,罗学云打趣,两口子嘛,吵架不要跑到山上来,有事在家里说。

  他会杀我的!符林芝拼命摆手。

  罗学云觉得不妙,站在两人中间,让符林芝往山上跑。

  聂露勇喊,你不要多管闲事,我一刀捅了你。

  第一起命案发生了。

  符林芝再次回头的时候,罗学云已经被砍倒。聂露勇手上一把军用匕首在淌血。

  后来清理现场时,罗学云的儿子发现,他身上随身带着的几千块钱,也消失了。

  杀人后,聂露勇继续往山上跑,抓到了在陡坡边的符林芝。

  符林芝挣扎着从陡坡滚下来,脸被尖刺刮得全是血痕。

  她最终在山下的水田,被聂露勇抓住,并被匕首刺中颈部。

  符林芝回忆,血就像自来水一样流出来。她按着自己的血管,最终爬到国道,被人发现后获救。

  山竹村杀四人

  见符林芝奄奄一息,聂露勇推着摩托车上了国道,第二天早上8点多,30公里外的开云镇山竹村,有村民见到了他。

  这位村民回忆,聂露勇跟着他在路上走,神色慌张。

  村民觉得奇怪,前面是一条死路,尽头是自己的家。便回头问:你要去哪里啊?这是一条死路。

  聂露勇反问他,衡阳往哪里走?村民往西边指了一条路。

  聂露勇并没有到衡阳,而是到了村子里的旷润华家,杀死了四个不满20岁的孩子。

  16日下午,下起了大雨。5点20分左右,旷润华下班回家,按理说四个孩子都在,敲门、竹竿敲窗、打、在群里问,都没有回复。

  他 借了别家的楼梯,从二楼阳台进去,推开门,第一个看到的是的19岁的女儿旷愉静,她躺在一滩血里,摸了摸,身体还是温热的;10岁的侄子欧阳俊毅躺在旷愉 静身边,全身是血;16岁的侄女谭沁茹躺在客房门口,裤子没了;而12岁的儿子旷顺亿躺在自己房间,身体已经完全僵硬。

  旷润华分析,早上9点,女儿旷愉静出门,下午4点多,她带着侄子、侄女回到家。

  其间,儿子旷顺亿一个人在家。而他回家发现,儿子的身体已经僵硬多时,分明不是下午去世的。

  而厨房里有做饭的痕迹,碗筷不在平常孩子吃饭的地方;自己的床上一团乱,明显有人睡过。

  他想,凶手应该是在上午杀掉儿子旷顺亿,之后做饭、睡觉,又在下午4点多时,杀掉了刚刚上楼、还没来得及进房间的三个孩子。

  在旷家的房子后侧,剥洋葱(ID:boyangcongpeople)见到了聂露勇留下的脚印。他从二楼阳台攀爬而下,离开了作案现场。

  师古村杀一人

  16号的晚上,聂露勇是在师古村石门组的一间废弃房子里过的。

  石门组一位男性村民告诉剥洋葱(ID:boyangcongpeople),17号早上10点左右,他在房子门口见到身穿牛仔裤、黄色上衣的聂露勇从房子里跑出来。

  当时还是没有抓到他,不然不会有后面的事。这位村民说。

  他说的后面的事,指的是第三起命案。

  7岁的谭玲玲(化名)是最让人心碎的目击证人。她的妈妈,31岁的于宗弟在17日上午11点10分左右被杀。

  当时,谭玲玲在二楼阳台,与于宗弟的嫂子赵雪英在一起。

  谭玲玲看到聂露勇走进家门,随后听到于宗弟啊、啊的叫声,她跑下楼,看到聂露勇在用刀捅自己的母亲。

  她被表姐抱着往外跑,于宗弟拖住聂露勇,从偏房拖到了大门口,一路全是血,最后倒在血泊里。

  18日上午,谭玲玲拉着,在案发现场到处转。你看,我妈妈就是在这里,被那个人捅了几刀。

  赵雪英看着谭玲玲落泪,她还不懂事,长大后,这会是她不可摆脱的阴影。

  赵雪英说,杀完于宗弟,聂露勇上了楼。还曾在二楼晃悠过一圈,她抱紧自己的小女儿,反锁了门,拉紧窗帘,最终躲过一劫。

  作案三起之后,聂露勇跑到了离于宗弟家一公里外的姚家湾村三中组。

  他最终在这里被抓。

  17日中午11点40分左右,村里66岁的江真华在自家后山撞见了聂露勇,他穿着深色上衣、牛仔裤,脚上都是血。

  他抱着柚子,面色迷茫,在山坡高处来回逡巡。

  思来想去,江真华觉得可疑,便让孙子报了警。

  由于杀人案频发,村民们对他产生怀疑,开始自发抓捕。

  围捕的村民找到他时,聂露勇躺在一个坟头,上身赤裸,左右小腹都在流血,已经没有了抵抗能力。

  中午12点20分左右,警方到达现场,用皮带捆住聂露勇双手,将他送到医院急救。

  他的腹部沾满血迹,脸色发白,没有言语。

八个月宝宝便秘怎么办
八个月宝宝便秘该怎么办
9岁儿童晚上睡觉出汗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