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仗剑万里 第二百零五章 雕像下的一行字_1

发布时间:2019-09-12 12:45:33

仗剑万里 第二百零五章 雕像下的一行字

穆凡从睡梦中惊醒,冷汗浸湿衣衫,他反射性的从床上爬起来。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一切陈设器物与昨晚无异,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内视经脉,经脉内真元流动,容量与昨天几乎相同。

然而他知道,昨晚鬼枯一定来过,纵使看起来了无痕迹,但一个人的梦不会那么详细。

看着床角的被子,那是被他爬起来时掀飞的。鬼枯不但没杀他,而且还帮他盖了被子。

现在他彻底想不明白鬼枯的意思了,究竟是要霸占他的身体,还是另有企图。

穆凡坐起来,调息一番,身体正常。他起身推开房门,晨曦的日光照射进来。天刚蒙蒙亮,春天的芳香气味扑鼻而来。

昨晚鬼枯对见性动手了,虽然鬼枯说没有将见性怎么样,但他信不过鬼枯,因此还是闯进见性的房间里。

小和尚躺在床上,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滴到枕头上

,睡得正香。

穆凡松了口气,关上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经过镜子的时候,他无意瞥了一眼,咦了一声。

“难道又变帅了?”

走到铜镜前,他仔细照了照,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变帅气了。

“怎么回事?”

穆凡把脸凑到铜镜上,反复瞧了两遍,喃喃道:“不是错觉。”

男子长到二十岁,变得越来越帅的他听说过,但像他这样,变化每天都能看出来的,还真没听说过。

穆凡坐到床沿,把容貌的事暂时搁置。鬼枯昨夜突然出现,不知为何又突然消失。他考虑再三,决定将这件事告诉大师兄他们。

此事不能如实说,牵扯到他气海内的双神残魂,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必须想一个能自圆其说的故事,免得被大师兄他们怀疑。

隐瞒不说的话,很可能让剑宗错过重要消息,不利于剑宗的决策。玄门主殿外雕像的倒塌,已经给这次祭祀大典增添了很多不确定性。像鬼枯出现这种要事,足以影响祭祀大典的举行。

院子里响起见性的脚步声,声音很轻,不认真听,很难听到。他轻轻扣门,说道:“晏大哥,我进去了。”

“嗯,进来吧。”

见性推门进来,顺手关上门。他坐到屋子里的一张椅子上,迟疑道:“我……我昨天做了一个梦。”

“梦到什么了?”

“不清楚,不过我很害怕。”

穆凡安慰道:“没什么好怕的,你不是毫发无损的坐在我对面吗?”

“我梦到自己去外面洗澡,然后被一团黑气笼罩,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怕那团黑气吗?”

见性点了点头,“怕!”

“你一定是最近听故事听的太多了。”

“这和听故事有关系吗?”

穆凡笑道:“当然有关系了,你仔细想一想。”

“想?”

“对,想一想,我给你讲的故事,有什么和这团黑气挺像的?”

“哦……你是说……活死人?”

穆凡一拍大腿,“没错,就是活死人。你想一想啊,这里是哪儿?”

“玄门。”

“不对。”

见性疑惑道:“这里不就是玄门吗?”

“这里是玄门总部。”

“有区别吗?”

穆凡郑重道:“当然有差别,总部是总部,与一般的玄门分部不可同日而语。”

“有道理。”

“你仔细想想,玄门而且是总部,活死人有可能出现在这里吗?”

“不可能。”

“这就是了。”穆凡继续安慰,“既然它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见性脸上的阴霾消散了很多,虽然仍有些担忧,不过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凝重。

穆凡完全在胡扯,胡扯有用,又不用解释太多,是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见性道:“以后你再给我讲故事,就不要提活死人的事,吓人!”

“好,你说不提就不提。”

“不,还是跟我讲吧,不然我以后没办法给徒弟、师侄们讲了。”

“听你的。”

见性满意的笑了。

他正笑着,庭院内一道剑光闪过。

“晏青,起床了没?”

穆凡站起来,打开房门,笑道:“大师兄,我刚起床。”

“战书我帮你下了。后天和丁松交手,你有今天和明天两天时间,做好准备。”

“没问题。”穆凡向前迈出一步,想将鬼枯现身的事说出去,可没想好借口,他挠了挠后背,将快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公羊高指着自己脚下的剑,对穆凡说道:“上来,我带你飞一圈。”

没等穆凡回话,他一把拉住穆凡,飞剑流光一闪,人与剑已经飞到空中。

二人飞入云层,公羊高徐徐说道:“下面有见性在,有些事不好说。”

穆凡心道:“难道他看出了什么?特意带我到上面,让我告诉他?”

“昨天晚上,玄门又发生一件大事。”

穆凡一听,精神一震。

公羊高继续说道:“玄门剩下的一半雕像被人刻上一行字。”

“什么?”穆凡忍不住咋舌,雕像断成两截,玄门必然做好了准备。这些天四处戒严,不可能只是摆设。

“天灭玄门!”公羊高摇头笑道:“我来过玄门不止一次了,真正让我大开眼界的,只有这一次。”

穆凡问道:“知道是谁干的吗?”

“不知道,玄门搜查的更加严密了,如今剑宗暂住地附近,每一百步就有一个守卫。”

穆凡想告诉大师兄昨晚发生的事,几次想开口,又生生憋回去。鬼枯这种实力的高手,哪怕再疏忽大意,也不会让他发现。剑宗长老和客卿来了几个,敢情他们发现不了,一个玉堂境的小子“碰巧”遇到了。

公羊高道:“你和丁松对战时,林师叔会到场。从这里到演武场的路程,跟好我和林师叔。”

“好,我不会擅自行动。”

“你不是添乱的人,只是眼下祭祀大典各种幺蛾子事,放心不下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穆凡握紧拳头道。

公羊高道:“玄门上下憋着一肚子的火,你和丁松交手的时候,注意分寸。”

“我不敢托大,丁松实力在我之上,我没有精力气他,而且气他不一定能收到成效。”

“那就尽量低调。”公羊高眯着眼睛,“上面已经敲定,丁松一定会死。”

“你们确定丁松体内有大黑天残魂?”

“不确定,师父亲自下达命令,我觉得有些急了,但我的意见没用。”

成年人纸尿裤便利妥牌怎么样
宝宝轻微腹泻怎么办
便利妥纸尿裤可以瞬吸吗
小孩积食内热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