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仙凡诀 第四十三章 以指封魔展神威

发布时间:2020-02-14 14:05:01

仙凡诀 第四十三章 以指封魔展神威

“哈哈,你就这么确定能杀掉我吗?”王晓看着众人大笑道,左手却快速在自己胸前点动,右手掏出一大把红色的果实,塞入嘴中一顿猛嚼。

看着那繁复的点穴手法,庞飞仿佛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铁青,怒喝道:“快阻止他!”

他身先士卒,挥动双掌,惊起浩瀚的能量波动,直取王晓心脏所在之地。

“现在才发现!晚了!”

王晓黑发凌乱狂舞,夹带着血花,着实诡异,他仰天长啸,声音比奔雷更加刺耳。

“啊……“

众人并没有冲到王晓身前,距他还有一米远时,全止住了步伐,无论他们用什么办法,都寸步难行。

一股磅礴大力从王晓的身体中迸发出来,宛如千百万人,一起狂吼,千百怪兽,一起咆哮

,千百火山,一起喷发,千百大坝,一起泄洪!

这气势比王晓全胜时还要骇人,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卷飞出去,没有一人例外。

璀璨的精元之气激荡而出,将所有的李花俩家弟子全都掀飞,许多离的近、修为又不足的人当场被绞成几段,红雨飘洒,血雾腾腾。

可王晓的气势还在飙升,他只感觉到全身功力不住地提升,精元之气源源不绝地涌向体内各处。

势若万马奔腾、长河溃堤,将所有窒碍经脉瞬间打通,余劲所及,将脚底地面震出一道道裂痕,往外延伸,刹那间地面摇动,声势骇人。

先前重伤垂死的王晓为何会生出这般变化,场中恐怕只有庞飞和王晓自己明白,至于其他众人,眼中全是震惊之色,似在做梦一般。

“你居然用了封魔指?做这样的选择有意义么?你这和自杀有什么区别?”庞飞对王晓的变化并不感到惊讶。

王晓血衣蔽体,眼神冷森,浑身上下,透发着一股惨烈的杀气,整个人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锋芒毕露。

“我想杀你们足够了!”

原来王晓刚才运用了封魔指,封魔指并不是用来封魔的功夫,而是一种封锁自己经脉的毒辣手法。

早先,正道中人与魔教大战,而魔教中人战到重伤时,不知使用了一种什么手法,他们的气势居然回升,且越战越勇。

大战结束后,正道之人研究发现,原来魔教众人是封锁了自己的经脉,消除疼痛,以精元之气激发潜能,自行带动全身血肉。

但这是一种损人损己的打法,大多数魔教教徒用了这一招的结果便因承受不住强大的反噬,最终爆体而亡。

就算有人侥幸不死,伤上再加重伤,最后也都丧失了自理的能力。

鉴于此,正道中人模仿魔教这种奇异的功法,创造出了封魔指,但封魔指的时效绝不会超过一刻钟。

此时王晓便是用封魔指封住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仅仅靠着魂石带动周身经脉运行,爆发出强大的潜能,他想凭借自己强大的肉身去赌一把。

至于他吞下的红色果实名为罂粟果,这是一种麻痹自己感观的药物,王晓并不确定自己能否撑得过封魔指的强大反噬,故先吞下罂粟果,让自己先处在一种亢奋状态,好彻底发挥出封魔指带来的实力。

立在场中的王晓,无疑像是从地狱来的使者,身上透发着无尽的杀伐之气。

目光锁定之处,都有丝丝寒冷席卷,他步履坚定,直逼庞飞而去。

他每向前迈一步,大地就跟着颤动一下,强者气息弥漫河谷,令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气势和彻骨的寒意。

王晓左手长剑斜指蓝天,右手将长刀抵触在地,长刀与长剑在天际火烧云的映照之下,折射出淡淡的红光,似沾染上了鲜艳的血水。

肃杀之意笼罩众人,在场的李花俩家子弟都产生了压抑感,他们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额头上冷汗渗出,他们吓得不敢轻易动手,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敌人还能创造出多少奇迹。

庞飞当然知晓封魔指的弊端,他不愿先动手,想拖延时间,等待王晓遭受封魔指的反噬。

一个花家弟子再也承受不住强大的精神威压,他高举手中大刀,向王晓劈砍而来。

众人还没有看清怎么回事,王晓已经用长剑将那名花家弟子挑在空中,鲜血喷洒似泉涌,将王晓淋成了一个血人,令人心生寒意。

剑落刀起,这名花家弟子被斩为两半,连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已赴黄泉。

“好机会!”在王晓刀剑并用之时,庞飞再也按捺不住,他使劲一跺脚,地面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痕。

裂痕没有丝毫的弯曲蔓延,径直奔腾到王晓的近前,携带无数的威压,化为一道光之杀气冲天而起。

王晓并用的刀剑,一击之后,刚好落在地面上,刀尖与剑芒相对,恰好合在一点。

一道金黄的精元之气如同电流一般从王晓的双手中传递而出,经两柄锋利的武器后,一道黄金杀气同样冲天而起,将庞飞的杀气阻挡,两两相交,消于无形,只余留森然寒意将树叶化为秋天之色。

两道无匹的杀气蕴涵的巨大能量冲击在一起后,发出一阵阵裂帛一样的声响,空间仿佛要碎裂开来,附近沙尘飞扬,漫天的杀气将隐藏在河谷四周的走兽惊的慌乱逃窜,林中百禽奔逃。

剑气纵横,刀气肆虐!一场以命博命的大战在河岸上展开!

王晓长刀向天,一往无前,刀芒仿佛要贯通天地一般,他的气势攀升到极点!

又是一大步踏出,大地仿佛颤栗起来,整片山林剧烈震荡不已,威力浩大无匹的惊天一刀,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芒,向前劈落而下。

他右手中的长剑旋身一挥,剑气横扫四方,将那如潮水般奔涌而来的劲气彻底击散。

王晓体内的精元之气却在外界的压力下自行加速运转了起来,如滚滚长江,似滔滔大河,越来越壮大,随后护体真气溢出体表,他周身散发出的彩芒越来越盛。

所有的能量汇在一起,爆发出一片耀眼的光芒,劲气四处激荡,将附近的花木摧残地枝落叶零。

王晓化为一道淡淡的光影迎上众人,手中的刀剑共舞,掀起恐怖的波动向四周荡漾开去。

庞飞从花家子弟手中夺过一柄长枪,两人战在了一起。

两人之间地表上的草木、石块,如暴风中的雪花一般,刹那间被卷上高空,而后又如爆竹般爆裂,洒下漫天沙尘。

两人你来我往,璀璨夺目的光芒驰骋,场中尘沙飞扬,地面一条条巨大的裂缝蔓延向远方。

不知何时起,王晓只用长剑御敌,他右手中的长刀被他拖在身后,但却发出了阵阵轻呜,宛如活了过来一般。

刀体异彩纷呈,光华闪烁,锋刃近乎透明,可怕的刀芒仿佛要撕裂虚空,长刀附近一片漆黑,将空中所有的精气都集聚到了刀身。

在王晓的有心掩饰下,激战中的其他人并没有发现王晓的这一变化,突然王晓暴跳而起,将手中长剑当做暗器投掷出去。

经此变故,庞飞慌忙后退,以长枪阻挡飞来的长剑。

而这时,一股磅礴的大力自王晓体内爆发而出,宛如滔天巨浪席卷来。

他双手擎长刀,激发出一道丈许长的实质化刀芒,上劈下斩,大开大合,无匹的刀芒纵横激荡,令天地都变了颜色。

长刀挥出,将周围的花草树木全给连根拔起,土石飞扬,断枝残叶,给鼓荡的劲气一逼,炸成碎片,声势极是吓人。

王晓蓄力的一击锁定了庞飞,将他所有退路完全封死。

这一击发出,王晓的脸色惨白三分,可以想象这一击有多么的恐怖!

“啊!”惨叫声传来,与杀猪时猪的凄惨嚎叫无异。

以一只断臂的代价,庞飞终于挡出了王晓可怕的一击,深入骨髓的疼痛,让庞飞难以忍受,伤口处鲜血狂涌,恐怖的伤口已经露出白森森的胸骨。

“我的手……”此时庞飞一头长发凌乱无比,身上衣服残破不堪,用右手捂住自己左臂的断碎处,痛苦的嘶叫着。

“不要让那小子跑了!将他给我围住!”一声怒喝从小山坡上传来,两家最后的那名高手也赶来支援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