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良婿齐眉 第089章 危言耸听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5:07

良婿齐眉 第089章 危言耸听

“廖晴妃今儿个怎么有时间过来我这儿呢?”茹婉歌从卧室出来,热情的上前与廖晴儿打招呼。

廖晴儿立即上前,佯装生气:“不是和良娣说过,喊我晴儿就可以了吗?咱们又不是生疏的外人。”

和你本来就是生疏的外人。

茹婉歌并未将心中所想的表露出来,而是笑着说:“我也是进宫不久的,还是规矩一点,要不然哪能跟你客气呢!”

“我啊!首先是想要恭喜你的。”廖晴儿讨好的说着,“要是你这一次能生下个男孩,就是太子家的长子了,指不准是将来的又一个太子呢!”

“这个我可还真的是不敢多说到底是不是,毕竟日子还长着,有些事儿就算是现在定下来,也是有着太多的变数。”茹婉歌面露惋惜,一副我也不能做主的样子。

忽然,廖晴儿拉着茹婉歌的手走到一处:“我听说文将军府上的颜璎来找你了,她没为难你吧?”

原来又是来打探消息的,茹婉歌心里可真是叹气,这些人在意的怎么就都是这些在自己看来并没有那么重要的东西?

而自己自从进宫和廖晴儿接触的那一天起,在她的面前,自己就一直都是一个头脑简单,傻乎乎的良娣。

茹婉歌微微低头的轻轻抿嘴,似是默认了。

廖晴儿立马露出了同情的神色:“我说良娣,有什么事儿你和太子殿下说,让他给你做主,还怕会有人敢欺负你吗?”

“这……”茹婉歌为难的看着廖晴儿,“还是不要了吧!这样是不是会给殿下添麻烦啊!?”

“哪来什么麻烦,这个文将军府的饶小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可是一门子心思想要成为太子妃的人,你要是不趁现在,等她真的成了太子妃,你再想要防备她。小心她,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虽然在自己看来这些都是危言耸听,茹婉歌仍旧故作为难。

廖晴儿继续敲锣打鼓的握着茹婉歌的手:“良娣,我可是拿你当姐妹看。才会和你说这些,告诉你这些,可是如果你不听我的,只怕到时候饶颜璎当了太子妃,可就有你受的了。我可是知道,她不但是不喜欢你,还很讨厌你。”

“你抢走了太子殿下,饶颜璎必定是心中积怨,在等着有朝一日的爆发,我在宫里那么多年,对这些事儿早就习以为常了,别说是太子殿下了,就连命允,他身边的女人那么多。好在我不傻,我知道一个拔掉一个。”这点倒是真的,沈命允身边若是稍有一个女子,廖晴儿就是拼了命也要想尽办法把人弄走。

“况且,你要想想肚子了的孩子。”廖晴儿说着又把目光都转到了茹婉歌的肚子上。

茹婉歌皱眉不悦:“我躲着她还不成吗?”

“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呀。”廖晴儿恨不得茹婉歌找到饶颜璎,然后两个人拼得你死我活。

茹婉歌一副冥想的样子转身说道:“廖晴妃说得对,我也是得想想办法,不为自己也要为了孩子啊!”

“就是了。”廖晴儿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激动都流露出来了。

这边,廖晴儿一直在茹婉歌的耳边敲边鼓,饶颜璎那边走在准备出宫的路上。迎面就遇到了沈命允和沈命安。

沈命允笑着上前:“颜璎好久没有进宫了,怎么这会儿我远远的就看到你不大高兴的样子?”

饶颜璎否认:“大皇子一定是看错了。”

然而,即使刚刚真的是看错了,这会儿也是不会有错。饶颜璎并没有将自己的情绪收起来。

沈命允叹气:“你大概也听说良娣怀孕了的事情吧!”

她怀孕了又怎么样?饶颜璎在心里想着。

“你说五弟到底是喜欢她什么呢?她不过就是一个商家女。”沈命允沉重的说完,又换上了惋惜的看着饶颜璎,“也不知道五弟是真的不知道你的心思还是假的,可要我是他,我可舍不得让你这样难过。”

乍闻此言,饶颜璎抬眸看着沈命允的一张脸:“大皇子。你也许误会了,我和太子殿下并没有什么。”绝不承认。

沈命安在旁边冷笑:“颜璎,你又何必呢?我想没人不知道你是喜欢五哥的,只可惜五哥偏偏立了个良娣,却对你还没有表示。”顿了顿,“不过你也不必总是沉着一张脸,毕竟太子妃还没有个定数,指不准就是你了。”

“大皇子和六皇子真是好心思,不过我都不感兴趣,我先回去。”做为死要面子的人,饶颜璎不愿意轻易的在别人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情绪和低头。

看她带着玉沁渐行渐远,沈命安就一脸不屑:“就她这种自以为是的样子,也难怪五哥不喜欢她,是我我也不会喜欢。”

沈命允却笑容诡异:“是我,我就喜欢。”

沈命安惊讶的看着沈命允。

沈命允瞟了沈命安一眼:“像她这种女人,会是个好谋划,比起那些只能躲在房里绣花的女人,她更加适合要君临天下的人。”

沈命安明白了,笑着逗沈命允:“大哥,这话可不能被廖晴妃听见,不然可有你受的呢!哈哈。”

提到廖晴儿,沈命允就瞪了沈命安一眼。

廖晴儿是美,可惜就是脾气太差,又爱争风吃醋,以至于她进门这么多年了,自己始终只有她一个女人。

饶颜璎沉着一张脸走到马车停放的地儿,遇到了正来取马要出宫的文嘉烁,身边还有一个沈命嘉在。

“小姐,是少爷。”玉沁指着文嘉烁说。

翻身上了马背的文嘉烁才发现下面站了饶颜璎,他想要开口,饶颜璎却不愿意与他说话的就上了自己的马车。

沈命嘉见文嘉烁的目光一直看着前方,转头看去刚好看到上了马车的饶颜璎。

玉沁尴尬的看了看文嘉烁,随后跟着上了马车。

马夫看着文嘉烁,这到底是不是能走了?

文嘉烁对马夫挥挥手,示意他走吧!

马夫这才挥了挥手中的长鞭子,驱着马车出宫了。

“七皇子,那我出宫了。”文嘉烁的情绪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沈命嘉忍不住:“嘉烁,颜璎看起来很不开心。”

文嘉烁垂眸,这真是有目共睹的事儿。

沈命嘉忽然叹气:“哎,多喜欢以前那个活泼的颜璎。”现在,每次见到饶颜璎,她都是沉着一张脸,哪里有什么活泼可言。(未完待续。)

贵州银屑病医院评价怎么样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公交地址
贵州银屑病医院到底怎么样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地址怎么走
贵州银屑病医院技术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