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炮灰逆袭女帝记 第53章 逃避的骗子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7:59

炮灰逆袭女帝记 第53章 逃避的骗子

初冬的风比秋日的萧瑟更为寒冷,入夜,妖都上空乌云密布,似是要下雨。

瑾王府内的厨房,一个纤细的身影正晃动着,女子青衣垂发,一副内房丫鬟打扮,她双眼无神的站在灶台前,似在发呆。直到灶上的汤咕噜咕噜的冒起了热泡,溅到了她的手背上,青衣女子才如梦初醒的惊跳一下,反应过来后把汤乘在了碗里。

这一次,她没有再端着汤朝花无宴那处走,也没有在汤里下什么手脚。女子盯着漂浮着藕和莲子的热汤,手不自觉的舀了一勺送到了嘴里。

“呸!”

一股苦涩的味道蔓延至唇角,女子一个激灵将口中的汤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这么难喝的东西,花无宴是怎么甘之如饴一连喝了近一个月的?

难道他早就知道自己是来杀他的,这么做是为了骗自己露处原形?可如果他早就知道汤里有毒,昨晚他还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要去喝那碗汤

那些莫名其妙的话,那些局一般迷乱的事,扰乱了她的思绪,形成了一个结。

瓷碗被她放置在厨房灶台上,卿酒离开了房间,朝着花无宴的卧室走去。

走廊最深处的房间的灯依然亮着,卿酒咬咬唇,鼓起勇气敲了敲房门。屋内顿时传来了富有磁性的男声。

“进来。”

女子进入房间,关上房门,走到几案边低着头也不说话,花无宴放下手中的书卷,笑意盈盈的望着女子道:“怎么今日没有莲心汤可喝,可是冬日觉得手冷?”

卿酒紧抿着唇,好半天才神色复杂的抬起头望着男子道:“王爷,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我其实是来杀你的。”

闻言,花无宴先是一愣,随即目光移向了别处。

“嗯,从第一次在府中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记忆涌现,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在中秋的午后。那时候日已转凉,女子还穿着轻薄的青衣,站在院子里拿着扫把,鬼鬼祟祟地对自己卧室张望。

那时他正巧路过,晃眼间,他看见女子的袖口内藏了一把小巧的匕首,虽藏得隐秘,普通人难以发觉。但因他五感比常人明锐百倍,于是在那一瞬间,他就知道,她是潜入府中的刺客。

瑾王府潜入刺客不足为奇,可再往上看去,在看见女子脸庞的瞬间,他错愕了。

同时,女子也看到了走廊之上的他。

见到他,她似乎吓了一跳。她手忙脚乱的一丢手里的扫把,屈膝行了一个礼道:“花.....王爷安好!”

眼前的女子,声音也和那个人一模一样。他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走到她面前,神色如常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青衣女子有些紧张,说话都有些结巴道:“回王爷....老子.呃....奴婢名唤卿酒。”

“卿酒?好名字,那从今以后,你就来我房中,当暖床丫鬟吧!”

听着他的话,女子面色一喜道:“谢王爷!”

这便是两人的初遇了。卿酒听他讲完了这段事情,抿着唇一言不发。

过了老半天,她才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敢喝我煮的汤,甚至明知我是刺客,也要把我留在身边。最重要的是.....我们以前.....真的见过吗?”

这时天边突然出现一道闪电,一声闷雷自天际深处传来。窗外狂风大作,一席冷风随着窗的缝隙吹入了房中,暴雨将至,烛火在风中不安的跳动着,连带着她的心,也跟着不安起来。

花无宴一个弹指,合上了窗外的缝隙。

屋内又静了下来,他轻笑道:“因为是你。”

“是我?”

“嗯。”男子点头,似乎不想再解释。

还是一如既往的笑意,卿酒看着这样的他,心中莫名其妙的生起了一丝烦躁。

她压抑下心中的怒火,低声道:“你说我们以前见过,可我对你却一点印象都没有。问你什么,你都不说,花无宴,你到底瞒着我些什么,你说啊!”

屋内回荡着女子压抑的吼声,良久,花无宴叹了一口气道:“酒酒,那你呢,你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卿酒看了他一眼,抿着唇,似下了决心般一五一十的把她与邪神的约定完完整整的说了出来。

“用心去换自由,果真是邪神的风格。”

花无宴看着她道:“那现在呢,你还想要我的心脏吗?”

卿酒蹙着眉看向他,似不懂他的意思。

“你说实话吧,我想听。”

女子咬着唇,神色复杂道:“一开始,我的确想用你的心脏,去换我的自由。可是经过相处下来,我已经对你下不了手了。其实我今日来,一是问你事情,二是来向你告别的。我再不回去复命,邪神就要主动来寻我了,与其被他抓走,还不如我自己乖乖回山谷去。王爷,既然你始终不肯说,那我也不强迫你。王爷,很感谢你这些日子对卿酒的照顾,卿酒,就此别过。”

“你要走?”花无宴收敛了笑意。

“嗯。”她别过头去,不再看他深邃的眼睛。

一步,两步,离门口越来越近,她却放慢了步伐。

说啊,只要你告诉我事情的始末,我就不走了。花无宴,你说啊!

她期待他像那日一样,把她抱在怀中,让她不要离开。可是直到她推开了房门,身后都是寂静无声。

“卿酒!”

他站起身来,瞬移到她身侧,抓住了她的手腕。她心中一喜,停在了原地。

花无宴的声音有些嘶哑,他无力道:“酒酒,我知道你想了解我们的过去,可是,对不起,关于过去,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女子回过头,拧着眉大叫道:“为什么?花无宴,你为什么不肯说!”

此时屋外下起了淅沥的小雨,房门大开,雨水自房檐被风吹动着,飘到了卿酒的脸上。

花无宴看着接近失控的她,张着嘴,最终却说了一句让卿酒抓狂的话。

“酒酒,你开心就好。”

她咬着唇,失望之极的闭上了眼,再睁开眼时,眼里已是决绝之色。她不动声色的用力掰开他的手,决然地走进了风雨中。

她是喜欢他,想留在他身边的。

可是,他若连告诉她真相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她去与邪神争取抗衡。

天地间狂风大作,雨骤然变为倾盆大雨,水珠淋湿了她单薄的身子,她却没有回头。

身后的人没有再追来,雨夜中,王府院中也没有他人。

卿酒突然想到那一夜他受伤,抱着自己求她不要离开的场景,嘴角蔓延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果真,男人都是骗子,嘴上说得好听,实际上只懂逃避。特别是花无宴这样风流的货色,更是不可相信。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周日有专家吗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冶疗效果如何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专家号多少钱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是医保单位吗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的专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