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极品相师 224 日月同辉

发布时间:2019-09-25 22:59:10

极品相师 224 日月同辉

唐振东看着王识的模样,就知道他对自己的话不以为然,唐振东心中微微一笑,“王总,有些东西并不是人做出一万分的努力,就可以高枕无忧的。”

“哦?何以见得?”

“你以为你在王科集团布置了个日月同辉阵法,就能保证王科集团万世万年了吗?笑话!”

唐振东先前説了一堆都没有他最后这句给王识来的震撼。

王识陡然一惊,日月同辉大阵是他请了一个香冈的风水大师给布置的,现在这位大师已经仙去,王科集团这二十多年,从不名一文到如今地产界的航母,虽然跟王识的个人能力不无关系,但是王识一直在心中坚信,自己取得的成就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得自这位已故的风水大师。

王科集团大厅的壮观雄伟,来的人无不感叹,但是能看出王科集团大厅门道的人,这么多年不过三个,看出了门道而且能叫上这阵法名字的人,这二十多年就一个,就是眼前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自称三流小明星经纪人的年轻人。

有人説王识交往的人不过是政府官员,商业名流,到他这里来的也不过是这些人,这些人不通风水,看不出王科集团大厅阵法玄妙的稀松平常。但是这话就错了。不管以前旧社会还是当代新社会,风水相法的流传那都不是在普通大众间流传的,当权政府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是不允许风水相法在老百姓中流传的,所以统治者还有官员和商人,才是风水相法流传最主要的对象

极品相师  224 日月同辉

跟王识来往的,越是高端的人士,周围越是有大师指diǎn,但是这些大师无一例外的看不出自己这大厅的玄妙,唯独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你竟然知道日月同辉?”王识没有否认唐振东的话,事实上,他也不敢否认他的话。当一个人心中有了藏了几十年的秘密的时候,骤然被人説破,他甚至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日月同辉并不能与天同寿!”

先前唐振东很多,听在王识耳中,那都是噪音,恨不得他赶紧闭嘴。现在他话很短,但是王识却巴不得唐振东多説几句,以解他这么多年的困惑。

“唐先生,在下有个问题想请教。”

王识把姿态放的很低,因为当年布置这个阵法时候的大师曾经説过,“如果你稳步展,那王家需要二百年的时间才能重振家族声威,不过还有个成的法子,我可以给你布置一个风水阵法,这个阵法威力极大,可以吸取这一带的天地精华,让你在二十年之内就重振家族声势,不过这个成的法子有个弊病,因为是成,所以短时间内聚集了财富,将来还有把聚集的财富还回去的危险。当然也许车到山前必有路,可能会有解救的办法,但是也可能千万财富一朝散尽。”

就是这个风水大师的一席话,让王识这二十多年一直处于困惑中。

王科集团飞展的这二十年,王科在全国各地陷入了疯狂展中,王科的迅扩张,在全国各地的疯狂买地,使王科集团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产业遍布全国各大中小城市,虽然房地产业没法横向比较,但是王科集团绝对是全国叫得上号的房地产公司。

不过展的背后是隐忧,王识在企业飞展的同时,心中一直有个疙瘩。尤其是当二十年到来之后,这几年王科集团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王识更加想找到当年给他布置风水阵法的那位老人,不过他到处打听得到的结果却是那老人已经仙去。

王识这几年一直在全国各地东奔西走,财富到了他这个层次,按理説是应该享受财富带来的成果了,但是王识却不敢驻足,因为那老人的话一直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东奔西走尚且不能阻止王科的颓势,那固步自封岂不是更是自寻死路?

正因为王识心中的这根刺,所以唐振东的刚才那番话就更让他心生感慨,有种想找人倾诉的愿望。

不过很多事是不能跟任何人分享的,王识深知这个道理,“唐先生,你有没有时间我想单独跟你聊聊?”

王识的脸上一脸的期望,那是一种想找人倾诉的愿望。

看到唐振东diǎn头后,王识按了下桌上的铃,让秘书进来,“先把孙总和周小姐带到王副总办公室,让王副总具体跟他们商讨下合作细节,如果合适的话,明天就可以进行宣传片的拍摄。”

“是,王总。”

秘书领着孙副总和周海媚先到旁边的王副总办公室去了。而王识之所以把合作的基调先定下来,就是为了探听唐振东为何会知道这个日月同辉阵法。

以王科集团的家大业大,跟这个广告公司合作这么个项目,那几乎是集团小到不能再小的事了,不过今天正好王识出差回来,以他亲力亲为的个性,如果他不在,这事副总就直接决定了,但是他正好回来,王识知道自己亲力亲为尚且不能阻止公司的衰败,如果放任自流,那还不知道王科能撑几年呢!

秘书把周海媚两人带走之后,王识亲自起身去关上门,然后走到饮水机下面亲自取了一个精致的盒子,冲上茶。

“唐先生,这是正宗的正山小种,这是正宗的山泉水,尝尝味道怎么样?”王识亲自洗了茶,然后泡上,呈现明亮清澈的亮红色,配合上正宗的紫砂,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茶味非常纯正。

“呵呵,我喝茶就是牛嚼牡丹,暴殄天物。”唐振东呵呵笑道。

“先生客气!”

“这是整块的金星紫檀茶盘,恩,个头真大。”唐振东之所以认识紫檀是因为,他在广川金山寺地宫得了一座紫檀的舍利塔,他才知道紫檀中还有种叫做金星紫檀,檀中极品。曾经他也送过自己未来老丈人一张紫檀官帽椅,那只不过是普通紫檀,后来他才知道原来这紫檀中隐现金线和金星,那才是紫檀中的极品。

“呵呵,先生对紫檀有研究?”

“谈不上研究,不过这么粗的一株紫檀,却是我从未听説。”

这盏紫檀茶盘是用整株紫檀截取了一段制成,直径达一米有余,这么粗的紫檀是需要近千年才能长就的。自从清朝开始皇帝下令:无论何时何地,各地只要见到紫檀都可以不经上报,直接动用国库银子收购开始,那时候紫檀就已经是稀缺品了。

“呵呵,这是我去天府,无意中碰到,高价收来的,呵呵。”王识对此颇有自得,因为这一块整块不加拼接的紫檀,的确是宝贝。

“的确是宝贝。”唐振东淡淡的称赞道。不过他心里想的是,比起我那紫檀舍利塔来説,这茶盘的确不算什么。因为自己的舍利塔几百年来一直与佛祖舍利放在一起,沾染了舍利中无限生的力量,这种生气就是宝物的神,任何珍贵的东西,都不能跟带有生气的宝物相提并论。

王识也看到了唐振东脸上那淡淡的称赞,显然这位年轻人虽然岁数不大,但是却是个见过世面的人。

“先生,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先生对这日月同辉阵了解多少?”

“日月同辉阵法是一个古老的阵法,最早起源于伏羲氏,是跟先天八卦同期的一个法阵,这个法阵威力巨大,不过反噬也同样大,由于伏羲那时候的风水法阵还停留在粗糙的水平,虽然经过后人的完善,但是这种近乎于先天的风水阵法,一来晦涩艰险,二来传承甚少,本来流传就少,所以,当时能叫出这风水阵法名字的恐怕也不会过十人。”

唐振东侃侃而谈,其实对于唐振东来説,他是鬼谷子门下的鬼谷门,鬼谷子学究天人,对于上古流传下的风水阵法非常有研究,对这日月同辉阵法也做过研究,并且做过改进。这个世上唯有鬼谷门下的徐福一脉,真正得到了鬼谷门的近乎全部传承。所以,唐振东认识日月同辉阵法也不稀奇。

他最稀奇的是王识这里的日月同辉阵法是不是师父设置的?

唐振东的话听在王识耳中,他自然就想到这个年轻人也只是知道这个阵法的名字而已,他説话也是这个意思,其实他能叫上自己这个阵法的名字,已经殊为不易了,毕竟他年龄摆在这里,阅历自然不会太多,所以,在王识心中,已经自动把唐振东归结为只是知道这个阵法名字的人里面。

王识既然想通了这diǎn,他自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话题一转,“唐先生,你是如何知道这个阵法的?”

“呵呵,我平时喜欢看书,而且又是从事这个行业的,知道这个不稀奇。”

王识心中虽然不把唐振东看做江湖骗子了,但是却对他的风水相术的水平不敢相信。自古以来的风水相法大家无一不是经验丰富之辈,而唐振东年龄太小,他是不相信风水相术大师会有这么年轻的。

.v

淮安白癜风好的医院
淮安白癜风医院
淮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淮安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淮安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