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走尸档案 第七十九章 怀疑(周六第三更)

发布时间:2019-12-03 06:29:03

走尸档案 第七十九章 怀疑(周六第三更)

当初远征军北退时,队伍是相当庞大的,后来逐渐死的几乎全军覆没。在这个过程中,活着的人,出于对战友和死者的哀悼,往往会将尸体堆放在一处,一期战争胜利后,这些尸骨能被运回自己的国土,而不必运回家乡。

抗日战争时期,这样的积尸地或者説尸坑遍布全国各地,非常多。

之前我还看过一篇报道,一个建筑工地在挖地基时,挖出了一个布满白骨的尸坑,那就是积尸坑,由于当初打仗打的太久,死的人太多,这些积尸坑所在的位置,都逐渐被认为忘却了,所以最终等待抗战胜利,尸骨返回故土的初衷也没能实现。

这里独特的环境,或者説风水,使得很多尸体没有完全腐烂,甚至产生了尸变,一到晚上,感受到活人的阳气,就会出来作祟。这上面那些黏糊糊的东西,或许就是尸体分泌出来的油脂。

周玄业跟我讲过,老尸油,就算是泡在热水里,也很难化开。

一眼望去,积尸地仿佛看不到尽头,雨水过后,地气的蒸腾,使得尸味儿更加浓烈。我不有戴上了防毒面具。这玩意儿戴的久了,有时候感觉脸都不像自己的了。

周玄业也同样戴上了防毒面具,并且爬上了附近的一个大树,拿着望远镜观察起积尸地来。

我心中觉得疑惑,难不成他认为在这里能找到谭刃?

这积尸地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肉块儿?

野兽的肉块儿我可以理解,或许是有野兽误闯了积尸地,被诈尸的毛尸给撕成了碎块,但那些人肉块儿又是怎么来的?

就在我疑惑间,周玄业突然出声:“找到了。”他看那着望远镜,看向东边的位置,显然是发现了什么。紧接着,他就下了树,给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跟他走。

接着,他抬脚,直接踏入了积尸地。

我赶紧跟了上去。

在积尸地上行走的感觉并不好,一脚踩上去滑溜溜的不説,泥土的土质也不一样,有些地方硬,有些地方软。硬的地方很容易摔跤,软的地方一脚踩下去,大半个脚背都陷了进去。

我这鞋是高邦的户外防水靴,质量本来是很好的,但也禁不起这热带雨林一个月的磨砺,穿起来有些松了,特别是脚垫子里面。坑坑洼洼的,有种它随时会壮烈牺牲的感觉。

我俩谁都不想在积尸地里摔个狗吃屎,因此走起路来都非常xiǎo心。越靠近积尸地,能看见的东西就越来越多。有些泥土里,可以看到露出来的白骨,有些尸体没有腐烂,露出一只干腊肉一般的手来,油腻腻的伸向天空。

有些尸体干菜整个裸露出来,造型扭曲的半陷在泥土中

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恐怖的是,每隔一段路,就能看到积尸地上有一些洞口。那玩意儿一看就是尸洞,很显然是有毛尸‘住’在里面。

天就要黑了。

一但黑夜彻底来临,这些住在洞里的毛尸,就会从里面爬出来,光是想一想那个情景,都让人头皮发麻。

我心里着急的不行,但周玄业这丫,却依旧是不疾不徐,仿佛根本不担心有毛尸从洞里钻出来。片刻后,我们走到了积尸地的中央位置,越来越多的尸体裸露了出来,最为奇怪的是,这些尸体的身上,并没有长毛的迹象,也就是説,它们并没有产生尸变。但它们周围的泥土,都有被翻开的迹象。

很明显,这些尸体,是被人为从泥土中挖出来的。

这还不算什么,最让人心头发悚的是,这些尸体的身上,赫然还有被啃咬过的痕迹。我最初乍一看,以为这些尸体是被野兽给扒拉出来啃了的,但仔细一观察,那尸体身上的咬印儿,哪里是什么野兽,反倒像是人咬出来的。

难道是有人把这些尸体给挖了出来,并且还在咬它们的肉?

什么人会这么变态?

就算是野人,也没有吃尸体的习惯吧?

就在我震惊不已,心里频频猜测之际,周玄业突然惊呼一声,不等我反应过来,一个黑影猛地从黑暗中窜来出来。光线太过昏暗,那黑影是什么东西我都被看清,就被它给按在地上了。‘

这一按,就是脸朝下,尸油糊了我一脸,我只觉得一双手按住了我的双肩,一个沉重的东西压在我后背上。这一刻,我意识到压住我的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人!

难道是那个咬尸体的人?

这个认知让我觉得分外恐怖,当下就大力挣扎起来,整个过程,就发生在顷刻间,没等我多挣扎几下,一股剧痛顿时从脖颈处传来,靠,咬了我一口!

但这一咬,反而让我镇定下来,我当下不再挣扎,而是用手立刻去摸兜里的枪。就在我将枪掏出来,正打算反手朝背上的东西开一枪时,一只手突然在我后脖子上重重的来了一下。

后脖子处是人神经汇总的地方,这一击,我浑身就跟触电一样,所有的力气为之一卸,手里的枪直接就掉到了地上。

是谁在打我?

要知道,我背上趴着的这个人,两只手都按在我的肩膀上,可伸出来的那第三只击打我脖子的手又是哪儿来的?

一个人总不至于长三只手吧?

我下意识的看向周玄业之前所处的位置,但却发现人不见了,地面上只插着那一只司鬼剑,再然后我就没有意识了,因为多出来的那只手又击了一下,这下就直接将我给弄晕了。

而我晕过去的瞬间,我的脖子还被那怪物一样的人咬着,我感觉到对方在吸我的血,大口大口的吸,这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死了。这样的失血量,它再这么吸下去,我肯定醒不过来了。

所以,当我真的醒过来,发现自己还活着时,别提是什么心情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去摸自己的脖子,立刻摸到了一圈纱布。

与此同时,我看到的是帐篷,帐篷外面升着篝火,橘黄的火光,透过帐篷照**来。帐篷上还有两个人影。

两个?

我愣了一下,猛地坐起来,顿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顾不得太多,我拉开了帐篷的拉链,探头往外一看,赫然是谭刃和周玄业,二人正架着火在煮水。

“老板。”我下意识的叫了声,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为什么一醒过来自己会在帐篷里,为什么谭刃会突然出现?

这一出声,周玄业立刻道:“你醒了,太好了,都昏迷一整天了,赶紧过来喝水。”此刻,周玄业面色如常,哪里还是我晕过去之前那么阴阳怪气。

我更加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了,不由狠狠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真疼。

这疼痛让我的大脑清晰了一些,我爬出帐篷,坐到了火堆边,看了看周玄业和谭刃,道:“怎么回事?”

谭刃没出声,周玄业道:“你被一只毛尸给咬了。”

一只毛尸?

真的只有一只吗?

或者説,扑倒我的真的是毛尸?

我回忆了一下,那东西按住我肩膀的手,并没有利爪一类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就算是毛尸,也不可能有三只手,更不可能懂得打人的脖子!这么一想,我便直接问了出来,末了,又道:“老板,你确定,真的是毛尸吗?”

我被扑倒的时候,周玄业在哪里?

我説完,周玄业却是面露愕然之色,道:“你在説什么?哪里有什么第三只手,你被毛尸咬了后,就直接晕过去了,是我救了你。”

在此之前,我是很信任周玄业的,但不知为什么,现在他的这番解释,我却觉得不那么可信,但我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看向谭刃:“那么你呢?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

谭刃面不改色的説道:“失散之后,我有回那个山崖找你。没找到,然后以为你是被这一带的野人抓了,所以就四处找了。”

我觉得心中发冷,谭刃説的这话,我并非不信,但却少了一个前提。

那就是,虽然两位老板对我不错,但我毕竟和二人相处时间不长,又怎么比得上他们多年的师兄弟感情?当时周玄业失踪后,以谭刃和周玄业的关系,谭刃肯定会设法寻找周玄业。

在周玄业没找到之前,他是不可能半途放弃,转而回来找我的。

这diǎn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所以谭刃这话,明显是在骗我。

我摸了把脸,心里隐隐有一个猜测,但又觉得太过匪夷所思,甚至有diǎn儿唾弃自己,怎么会冒出这么阴暗的思想。

最终,我决定装傻,现在我们还处于危险的丛林里,説再多也没用,不管有什么,都还是等回了深圳再説。

压下心头那种强烈的不信任,我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害的我和老板担心死了。你不知道,你失踪之后,老板脾气变得特别暴躁,我天天都挨骂。”

周玄业哈哈大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説:“你xiǎo子,别记仇了行不行?你老板老板的叫,我听着怪别扭的,不打算认我这个哥了?我那几天心里着急,説了些混话,你要是觉得不解气,打把,我不还手。”

我搓了搓手,道:“打完不扣工资吗?”

谭刃道:“我做主,不扣。”当下,我也不客气,压着周玄业将他揍了一通。

三人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气氛变得和平日里一般无二,但大约只有我自己清楚,心中那颗怀疑和不信任的种子,正在不断的长大。

周玄业变脸太快了,还有谭刃的谎言,他们究竟在遮掩什么?

甘肃牛皮癣治疗方法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苏州九龙医院

敖汉旗蒙医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白癜风

治疗包皮过长医院南阳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宝宝大便颜色
小孩上火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