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八百二十章 救星?

发布时间:2019-09-25 20:59:19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八百二十章 救星?

“你怎知道……”

昆仑最大的秘密不是昆仑镜,毕竟昆仑镜的大名可是人尽皆知。

谁不知道昆仑山上有昆仑镜,可是却没有人知晓,昆仑山下其实藏着一个龙脉。

人人都以为龙脉只有一个,却不知道昆仑山下的龙脉千古长存,不过与长安城下的龙脉有所不同。

长安城下的龙脉是紫微之象,象征着天下兴衰,而这个龙脉是会移动的,比如当初就曾经存在于洛阳城。

龙脉在哪里,帝都就在哪里,龙脉中气运长存则国泰民安,如果气运衰竭,那么就是亡国象征。

而昆仑山下的龙脉则是兴教之象,与长安城的那个龙脉有异曲同工之妙。

也正是龙脉的存在,所以昆仑山才能成为万教之首。

每一个朝代的更替,都会去把龙脉捣毁,可是昆仑山下的那个龙脉却没有人知晓,所以也就没有人去捣毁。

长久的兴盛,也让昆仑的传人盛气凌人,目空一切。

就比如说金灵真人,武唐朝廷对诸子百家的扶持,致使昆仑的玄门第一门的地位有所动摇,所以他就开始谋划着颠覆朝政,乃至于颠覆武唐江山。

在金灵真人看来,只要龙脉不灭,昆仑就会万古长存下去。

可是,白晨恰恰就是唯一知道昆仑最大秘密的人。

“昆仑占了天下气运太久了,是时候把这气运分散给千万百姓了。”

“你怎么能……你怎么敢……”金灵真人双目中充满了怨恨,似是要将白晨碎尸万段。

“对了,我还想问你,你与西方教廷到底在谋划什么?”

“哈哈……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你是朝廷派来的!”金灵真人的眼中怨恨之色更浓:“你永远别想知道!等你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就算你法力通天,你也无力回天!”

“哼!别以为你不开口,我就拿你没辙!”白晨轻哼一声。

“我也是修士,你会的我也会,我若是不想开口,你什么办法都没有!而且你也没机会逼我开口……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金灵真人这时候已经不再抵抗。

白晨突然发现了,金灵真人眼中的一丝决绝。

心中暗叫不好,却已经来不及阻止金灵真人,金灵真人眼中的神彩渐渐的消散,最终消弭涣散。

金灵真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他没给自己留下丝毫的退后,直接断绝自己的生机,乃至于让自己魂飞魄散,形神俱灭。

失去了法力的维持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八百二十章 救星?

,金灵真人的身体开始枯败,灰飞烟灭。

连同他随身携带的所有法宝,都随着尘埃散去。

最终,那面昆仑镜落到地上,这是唯一无法被抹灭的东西。

白晨拾起昆仑镜,突然,这面昆仑镜在强烈的排斥着自己,并且自身在散发出强大的法力波动,空气中的灵力也随着震动起来。

白晨皱起眉头,牢牢的握住昆仑境,心中不解。

为什么这面昆仑镜会如此的排斥自己,自己当初夺得那面昆仑镜的时候,并未发生这种情况。

这两面昆仑镜准确来说,是同一面昆仑境。

只不过存在的时间点不同,难道两个昆仑镜不能被同一个人持有?

应该就是如此吧,毕竟这种神器,如果出现两个,那就必然要有一个需要消失。

白晨看着手中的昆仑镜,昆仑镜的异动已经引起了天象。

而这种异象不止是神社周围,而是更加广泛的区域,整个东瀛都在受到异象的影响。

人在这种异象面前,显得渺小而微不足道。

这种影响虽然看不见,可是所有人都感受的到,周围的空气似乎在剧烈的震动着。

不是风吹过的感觉,而是如同乱流一样,肆意的翻滚着。

这是灵气的乱流,而且这种灵气的翻腾愈演愈烈。

普通人甚至无法站稳,所有的生物都被这种灵气的翻腾吓到了。

身处于灵力乱流中心的这些人尤为清晰,因为他们是亲眼看到这一幕发生的。

如果继续的任由灵力肆意搅动,那么整个东瀛就会如同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一样,很可能会瞬间沉沦,所有的生命都会在瞬间灰飞烟灭。

这不是白晨所期望的结果,与白晨的计划不符。

不过这个昆仑镜却不能毁掉,这毕竟是上古神器,毁之不详。

给其他人更不切实际,至少白晨想不出谁适合持有昆仑境。

昆仑境的威力白晨非常清楚,而且这时候整个东瀛的大震荡也证明了昆仑镜的威能。

哪怕是自己的弟子们,白晨也不是很放心,他们也许不会有异心,可是他们的后人呢?

就如昆仑,曾经他们也是正派魁首,现如今他们的掌教却在背地里干着偷鸡摸狗的事情,这让白晨如何放心。

白晨在短暂的思考后,最终想到了一个人。

有一个人非常的适合持有昆仑镜……

白晨突然伸出手,手臂的前端在空气中消失,下一瞬又抽了回来,手上却多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一个身上一件衣服都没穿的女人!

轩辕羽!而她对于现状同样充满了疑惑。

“我怎么会在这里?徐福?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变成这副鬼样子?”

罗生奈良看到轩辕羽的瞬间,已经失去了最后一点点的勇气。

他敢面对任何人,却不敢面对轩辕羽。

罗生奈良的双腿一软,跪在了轩辕羽的面前:“姬祖,救命啊。”

轩辕羽看到三只追杀罗生奈良的大妖怪,只是一个眼神,三只大妖怪瞬间偃旗息鼓了。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存在?

轩辕羽此刻还处于迷茫之中:“我应该在封印之中的,是你把我解放出来的?我什么时候让你这么做了?这里又是哪里?”

“姬祖……我什么都没做,是他做的……是他把你放出来的。”罗生奈良似乎是找到了靠山,立刻就装起胆子指着白晨叫道。

安培晴明心中暗叫一声不妙,这个强的可怕的女人,明显是认识罗生奈良的。

而且看起来,罗生奈良非常的敬畏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她居然能够让不可一世的罗生奈良卑躬屈膝,就像是一个小孩一样,在这个女子的面前诉苦求援。

轩辕羽看向白晨:“你?我感觉到你浩瀚的力量,你也是神灵?你手上的是昆仑镜?”

“不,我知道你的很多秘密,我也知道你被封印在哪里,而且我现在手上有一个麻烦,就是这个昆仑镜,它非常的抗拒我,如果继续让它这么闹下去,我只能毁掉它,不过我又想不出什么人有资格持有它,所以我想到了你。”

白晨将昆仑境投到轩辕羽的手中,轩辕羽满脸的困惑。

她还真没遇到,见面就送神器的事情。

可是她却真的遇到了,这让她实在是无法释怀。

“为什么?你既然把我从封印中解放出来,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吧?你觉得我能持有昆仑镜?”

“我知道你的过去,知道的非常清楚,甚至比你自己更了解你自己,我对你的要求不多,只要你在红尘中游历三年,三年后,你要是愿意回到封印中,我就把你送回封印,如果三年后,你还愿意留在凡尘俗世中,也随你心意。”

“为什么?”轩辕羽实在是看不懂白晨的意图,似乎这个人把自己从封印中拉出来,对自己没有任何的企图,没有任何的要求,不要自己的力量,也不想控制自己,而是全凭自己的心意。

这种行为举止,让轩辕羽非常难以理解。

“现在的中原很精彩,你不去见识见识吗?”

“你对我就没有任何的要求?”

“有!就一个要求。”

果然,还是有目的的,轩辕羽心中暗道。

“说吧,什么要求?”

“你以凡人的身份体验人生,可是你用的名字只能是轩辕羽。”

“为什么?”轩辕羽完全不明白白晨到底在想什么,这个要求算是要求吗?

“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就叫做轩辕羽。”

这算理由?轩辕羽更加费解,不管是行为还是目的,白晨都让轩辕羽难以理解。

“好了,你可以走了,去中原吧。”白晨一挥手,轩辕羽已经消失在眼前。

罗生奈良傻眼了,愕然的看着轩辕羽的消失。

他又看到了白晨的那张不怀好意的笑容,罗生奈良只觉得无比的恐怖。

很显然,这个曾经在他眼里的小妖怪,此刻却已经截然不同了。

旱魃始祖在他的面前,也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这个小妖怪到底有多恐怖?

“现在,我们来好好的算一算,我们之间的账。”

白晨接近罗生奈良一步,罗生奈良就下意识的退缩一步。

“你似乎是不打算和我谈。”白晨皱起眉头道:“既然这样就算了,你去死好吗?”

“你想和我谈什么?”罗生奈良恐惧的看着白晨。

“很简单,上次我买了一些倭人,结果被袭击了,这事是你干的吧?”白晨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

罗生奈良心头咯噔一下,这次是真的死定了。

原本他以为,他袭击的是武唐朝廷的队伍,武唐朝廷虽然强大,可是也不多是凡人而已,能拿他如何?

可是现在却不同,白晨说那支队伍是属于他的。

难怪他处心积虑的对付自己,自己都不认识他,原来是来算账。(未完待续。)

陇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陇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陇南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陇南治疗睾丸炎方法
陇南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