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西游地图 第十八章 非比寻常的虾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3:20

西游地图 第十八章 非比寻常的虾

陈玄钻入东海不一会儿,便再次看到了上次看到的海底脚印,不过相比之前浅了不少,估计用不了一两天,便会消失。

“看来,这脚印是不久前留下的。”陈玄刚刚上去之后,抽空上查过,没有查到任何与之对应的海底生物。想到有可能会碰到未知生物,便有些心慌。不过与此同时,他也被这个东海深深地吸引着,让他放弃各种好处不进来,是不可能的。

不一会儿,陈玄便到了上次发现侏罗纪虾的位置,可见依然是满地侏罗纪虾,多得好像普通螃蟹一样。

陈玄这便开始捕捉,一只价值三百块,简直好像捡钱一样,捞得可开心了,过了好一阵子,便捞了几十上百只。剩下那些,则是逃的逃躲的躲,很难再找到了。

陈玄又到了那片礁石地带,却见那里几乎没有石斑鱼了,少数几只看到陈玄,嗖的一声逃了。陈玄一阵无语,这里的鱼也太聪明了吧,不就来捕捉了两次吗,就知道躲得远远的了。

陈玄游向了没有去过的区域,当然还是沿着东海边缘,并不敢轻易深入,边缘就足够满足自己了,暂时没必要深入。

前行的过程,他仔细观察海底,不仅是各种鱼类,连各种贝类,也看在眼里,尤其注意有没有砗磲。

忽然,陈玄眼睛一亮,迅速下潜,调整浮力调节装置,站在了砂层上,只见砂层上露出一个螺的顶部,呈钟螺形,火焰彩斑纹,看起来非常漂亮。陈玄伸手将它翻出来,发现这螺还挺重,一层一层的好像一座塔一样,不过好像有点损坏了,螺壳上有一条不规则的锯齿状细长裂缝,但整体还是很好看的。

“如果我没认错,这螺似乎挺有价值的。”陈玄惊喜不已,这回他留了心眼,所以看得尤其仔细,而且恰好对这种螺有点印象,不过也只是有点印象而已,并不清楚,打算回去查查资料。

陈玄将螺装进袋里,然后继续沿着东海边缘游。忽然,他看到东海更深处,大片的鱼群在游动,鱼群实在太大,形成一个巨大的螺旋状,看起来美不胜收。

不过,陈玄定睛看了片刻,不由疑惑了,因为这螺旋状的鱼群,居然不移动位置,一直停留在那。

“这啥情况?”陈玄心里满是好奇,不过那鱼群距离有点远,需要深入东海数十米甚至上百米,一般的海水,这么远的距离完全就看不清了,但是这里实在太清澈,看得一清二楚。

“过去看看,应该没啥事吧。”陈玄犹豫了片刻,还是按耐不住好奇心,缓缓靠近了。近了之后发现,那群鱼都是鳕鱼,就更加放心了,鳕鱼可没有啥攻击性的。

不过,哪怕靠近了,也看不明白它们为什么围着那里转,鱼群太过密集,根本看不到它们围着的中心是啥。

陈玄等了好一会儿,不由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心想:“这么等下去,不知等到什么时候。放着这么大群鱼不捕捞,也实在说不过去,鳕鱼虽然不算珍贵,但正好可以带回去做鱼片粥。”

陈玄看了看射鱼枪,又看了看那大群鱼,将射鱼枪放在一旁,直接拿着袋上前。原以为这群鱼会躲,自己最多用袋捞一把的,结果鱼群好像完全没有理会他一样。

“那我就不客气了。”陈玄扑上前,用袋一套,顿时套了好几只,拴在腰上,用另一个袋再套,套着之后,再把鱼装进腰间的袋里面……陈玄第一次发现,海里直接用袋捞鱼,竟然这么容易,这群鱼是不是傻?刚刚礁石那边石斑鱼躲藏的时候,陈玄还说这里的鱼聪明呢,结果转眼就见到一群傻到不行的。

不一会儿,陈玄的一个袋满了

西游地图  第十八章 非比寻常的虾

,估计足有几十斤,虽然这些鱼不会合作,不会一起往一个方向游把陈玄拖着走,它们只会胡冲乱撞,但也让陈玄拿得有些吃力,没法再抓了。

再看鱼群,居然还在那围着转,数量太过庞大,陈玄抓了一袋之后,看起来也没有任何变化。

“这些鱼真的是傻吗?”陈玄无语了,若这群是老鼠斑,那该多好呀,可惜是鳕鱼。相比这样一袋一袋的打捞它们,陈玄更在意它们围着的原因。

陈玄也不敢直接往里钻,要不然万一被它们撞破空气筒、呼吸器什么的,那自己岂不是危险了。虽然一般来说不会,但这群鱼这么疯狂,还是别冒险为妙。

陈玄将那袋的鱼拴在一块礁石上,然后拿起射鱼枪,简单操作了两下便变成了鱼叉,然后用鱼叉驱赶,并且往里面砸石头,好一番折腾之后,鱼群似乎终于意识到了危险,缓缓挪开了。

鱼群散开之后,看清楚中间的事物,陈玄顿时眼睛一瞪,有些傻眼了。只见海底静静地躺着一个砗磲,之前彭老介绍过,所以他认得很清楚,可问题是,这砗磲太大了,直径接近三米,好像一个大帐篷,跟彭老说的大的直径超过一米还夸张多了。

这砗磲表面长满苔藓,没有苔藓的地方也是布满沧桑的痕迹,一看就是老得不能再老的砗磲。

“按照彭老说的,砗磲要玉化之后,才显价值。不过这砗磲大到这种地步,应该也不至于不值钱吧?不过……”陈玄想了想,便放弃了将这砗磲拉出去的念头,一来太大,这是另一个海底空间,又不能用船来拉,得费多大劲呀?二来相较于价值,它恐怕带来的轰动要更大,那样恐怕太张扬了。

陈玄凑近一点看,只见巨大砗磲开了一条缝,还有几条鳕鱼,在里面乱钻,不过里面偏暗,看不了很清楚。

“怎么好像鳕鱼在啃食砗磲的肉,难道这砗磲已经死了?”陈玄很是疑惑,微微俯身,用潜水电筒从砗磲打开的缝隙照进去,同时往里面看,待看清楚之后,陈玄差点一声惊呼。

亳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亳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亳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亳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亳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